秃头老安是vegetables🥦🌽🥬🍆🥒🥕

lotr/猫箱/火影/vc/看看小镁铝/一点杂坑。

cp一锅乱炖 挤牙膏ooc




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位读过我文字的你。

上加下减常数项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 


我是 秃头老安vegetable🥬🥒🥦🍆🥕🌽

坑在lotr/火影/猫箱/vc/以及所有镁铝




是提问箱

左加右减自变量

 




18年三月份填的表…


当时是海海老师发的?

很久很久以前拼过记姐81图搬过来

头发日益变厚变蓝。

潮湿银河

#能保证的是短和ooc

#v叔的性格太难了我写不来 毫无剧情絮絮叨叨

 

 

 

“而今则不应该了。”

 

 

*

莱格拉斯最后还是没有再回到过白城,甚至是人类最伟大之一的葬礼,这好像无情又好像过分多情,不朽的精灵亲历铁器金戈影惶惶千军万马何曾皱眉,然而很多很多年后他回忆起波罗莫的死,一种酸涩还是从喉咙颤到心底。

 

“My king.”

 

 

*

莫特森先生承认自己老得比想象中的快一点点,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的生活总是留得出空档来接纳这些小小的意料之外。偶尔的晚餐后花点时间慢慢的回忆,是神赐予老些的人格外恩赐,手指都冻得迟缓的冬夜,抽离的思绪永远都指向那些潮湿的黯黄色的自顾自的下午。

 

涩的,总叫人发困,那种时候他感觉自己手上有大把大把可以用来浪费的时间,都用来写信,很长很长乏味的同样叫人发困的信,软塌塌的信纸总是把每一个字母洇得格外绵长,墨色也浅,发绿,无聊的长信是老头子的专利,有谁会讨厌这种至死不渝浪漫的古板呢,我永远臣服于温柔。

 

也几次想再描绘出没有月亮的银厥森林,湿漉漉的水汽压得相机镜头迷迷糊糊,他用闪光代替月光,精灵的眼睛凉得要命,像一颗躺在月亮河上的冰珠子。

 

翘起尾巴得字母在这些潮湿的下午缠绕如密林藤蔓附依攀爬生长,呼出的气是无形细线扭在一起织成令人沉溺的新西兰的幻梦里。

 

然这些都是潮湿下午冗长的瞌睡,一首歌反反复复听得音符因来回扭动的倒退键变了声,拖得又细又长失去了原来湿漉漉的美感,总有一些时间人是过得不真切的。

 

文字这种不完整的容器所承载的意念是不完整的,相片也是,这些时空的切片永远记不住所有的潮湿的一遍又一遍在你耳边的我爱你,我十二万分的爱你。

 

等到再晚些,再晚些默片电影快放完的时候,人就清醒了。

温暖的火花从翘起的信纸角开始吞没起来从黑边再到跳动的卷起的红色的橙色的火焰,嘎吱嘎吱得读出没有署名没有收件人的文字,这火光好像把值得留恋的过去岁月照得透亮,一粒金色的火星给黑夜烫出了洞,烙在他的心间上。

 

 

*

迷雾山脉的暴风雪落在莱格拉斯眉间,再次走在千年前魔戒远征军一同走过的峭壁残垣上,那些布满荆棘坎坷伟大壮丽的善与恶、爱与死的史诗演化成传唱的游吟诗人们的歌,精灵的永恒不朽会让自己对生命也心不在焉了么。

 

再扭头看向阔静的夜空,银河好像哗啦一下落在他的心坎上。

 

 

 

 

end.

 

 

#灵感来自川端康城的《雪国》

#嘎吱跳动的焰火把他心中的银河烧断了 是想写出这种感觉

#我菜我还要嗑西皮我挤牙膏我ooc

#写这个的时候我爸和我妹在看春晚回放好违和啊

#最后 感谢所有点进来 所有热爱这两个人的你

\/うたかた花火\/




“我在这里。”

“我知道。”




想了想还是发上来了。

也没什么东西就是想说他们真的好。


国境线

“你的名字是俄罗斯漫长的国境线。”

 

 

 

那时候的图曼诺亚•冬妮娅已是祖母年纪了,膝下承欢已而天伦,她最欢喜的小孙女唤萨莉娜,小姑娘玻璃珠似的蓝眼睛干干净净常让她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

 

小姑娘也和冬妮娅亲,早晨撒着娇偏偏要祖母梳头发,每次冬妮娅把她浓密的栗色鬈发一缕一缕拢起来时,边缘一些浅色发丝总是不容易看见,到头来散下几丝,到更几分好看。萨莉娜才不介意,她讨厌头发贴着头皮全部绑起来,像现在时兴的样子,这个小姑娘心里还住着一点点张扬的伏尔加和醉生梦死。

 

祖母会花上午很长的时间给她编头发,冬妮娅不编头发的时候,花园里的鸟还是这样啼,等她安安静静帮萨莉娜扎起头发,好像编起很多很多的少女心事,院子里的鸟儿好像第一次看见冬妮娅自己的那份,那份打开岁月的秘密。

 

小孙子则顽皮些,永远急急猛猛满头大汗闯入客厅找水喝,有时怀里抱着皮球手上全是汗,提起半边肩膀用袖子越擦越脏,糊了真个脸,不留心又结结实实在成套的烫金茶具上留下了手印。

 

她吃的越来越少,睡的也越来越少,她剩下的生命越来越少,而神每日赋予她的时光却格外充裕,天还很早的时候她就起来了,隔着窗户看院子的清晨,叶子上的露水碰在一起时她感到欣喜,一如很多年前她日日望向窗外,希望遇见斯卡布罗集市的一位爱人。

 

有时萨莉娜悄悄在自己耳朵旁说着那些少女的小小情愫,从来都不表明,藏东藏西不愿意让其他人知道清楚,脸红红羞涩的要命。冬妮娅听得很仔细,她知道,能做女孩子的时间是很短暂的,能这样爱一个人的心情,是很短暂的。

 

“奶奶。”

 

“嗯?”

 

“你有没有,嗯,我是说你当时,嗯,比较喜欢的人啊?”

 

风突然起来了,萨莉娜的头发被吹倒一遍,将藤椅上的冬妮娅卷入遥远的思绪,她想起那个叫保尔的少年,一生钢铁,她还记得第一次见面结束,他说要赶紧赶回去生炉子了,于是她提议两个人比赛跑步,那时候她脚下在飞,她感觉有风飘过,可是她自己就想一阵风,不停地向前跑过去。她拽着保尔的手跑了很久很久,跑出小树林,跑进镇上,他们这样跑过很多很多的人,最后两个人都被互相追上了,于是停下来向各自看过去。

 

于是那天街上任何一个其他人都没有了,这个满身大汗的少年好像穿透了时间,你不下令去制止,他就会出现在萨莉娜面前。

 

“有啊萨莉娜,不过这没什么好讲了,你要不给我念首诗吧。”

 

萨莉娜翻开了手中的诗集,低头寻找起来,其实冬妮娅也不是非要听什么时,她只是再一次借着机会重温这个风带给她的,老朋友的故事,午后的空气蛰伏着湿气,昏昏沉沉总让人有点倦意。这个时候的绿色正疯狂地向上攀援着生长着,这些天地间的灵气要凝成鲜嫩的紫葡萄,成为深秋时节情人的泪水,那些鲜花都将萎败,或是依偎在别人的情怀。

 

“大雪各自落回我们孤单的命运。”

 

这个时候还是夏天,不应景,萨莉娜想,读罢便想问问祖母换一首诗好了。

 

 

冬妮娅突然醒来过来,于是关于奔跑的风关于那个少年的记忆戛然而止,忽又想起年轻时候拖着自己的小箱子乘火车,沿着铁路往前走,或者在月台上等待的时候,总是感觉有风的。

那时她还年轻,等了好久好久,想去全心全意爱一个人。

 

 

 

秃头老安

20190728







晚上的突发短打

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的保尔和冬妮娅

555冬妮娅真的很好嗑又温柔又体贴又活泼

哦天知道我看到他们分手内心想保尔什么理由

看人家生病了都让你住亲戚家安排好

不顾危险瞒着外面让你住自己家。

啊反正当时补名著但是意难平了。

搞什么我是十二班的布尔什维克信念坚定。

总之,谢谢点进来的你and食用愉快。

填了表格.

洛天依这个女人我永远爱听你唱歌.

琦小姐和她的祁先生

——给十五岁的琦琦。


“其实要叫琦小姐和她的的安安才好。”


文/睡在琦琦对床的安



“如同長空中緩緩流動的雲,五月從窗外逝去了。”

                             ——村上春树《舞!舞!舞!》



琦小姐是在十五岁生日前几天遇见祁先生的。

祁先生是只很大很大的玩具熊。

深绿的毛线衣,是与其他棕色的绒线玩具熊唯一不一样的地方。和很小很小时候穿的毛线秋裤一种颜色一种料子,是老气了点,但比起那些裸体无趣的同类,还是自己帅多了。

祁先生这么想,老早就这么想了。

他一直觉得自己很帅。


晚上回寝室,琦小姐几乎都抱不动,顶着一路上晚班老师和一二楼宿管的惊异,声色处然的把这只熊供奉过来,歪头探着也看不见楼梯,却稳稳当当上了三楼。

“你是不是这几天生日啊!”生活老师好奇。

“再过两天,就这个星期在学校里!”琦小姐可高兴,“有没有生日礼物!”

安安忘了老师怎么答的了,只记得半推半就的老师在那笑。

推进门,一个坐不住的熊大恰时倒下去,光荣吻地。

那么小的椅子哪里坐的住,安安应着琦小姐的话,拖着祁先生的短腿,接着一级楼梯,垫脚把这只巨熊送上了琦小姐的床。

安安睡琦小姐对床,四个人的寝室,一般只有她和琦小姐常住。


哦,忘了说为什么这东西叫祁先生了。

安安也不知道,连谁送给琦小姐的也不知道,只看见第三节晚课理好东西要回寝时候,琦小姐就带着这么个玩偶光荣进队,趁着五十多岁的班主任赶着回家看他的小女儿。

安安随琦小姐这么叫。

从阳台洗刷好回来以后,祁先生成了琦小姐的儿子。

那么自己的是不是可以扯上个干娘,安安这样想。


祁先生有了条新领带,琦小姐从柜子里校服正装配饰里扯出来的。

虽然颜色太艳了不怎么搭的上,琦小姐还是很欢喜,秋裤就得领带配,完美。

“这样多酷!”已经上床的安安循声往下看,很安静的自判死刑,正式宣布琦小姐成为北大幼稚园合格托班宝宝。

但是祁先生的头太大,领带又死套不进。

“儿子你好没用啊。”

琦小姐上床还在和安安嘟囔,祁先生不值得了。

噗嗤,人间哪里有值得。


也许忘了说,琦小姐很高很瘦,直飙一米八,大概已经到了吧?

安安不怎么高,还比较矮一点。

琦小姐心可大,唯一一件从开学到快期末考,琦小姐一直一直愤愤不平的是住隔壁的生活老师没收了她的自热小火锅。

晚上吃?琦小姐从不担心。

“是素的!全素!我想的多周到!”

安安还记得她头次差点被辣哭那会儿。

其实安安倒是吃辣,她是半个湖南妹子,铁真真。


对了,刚才也说了,琦小姐的生日正好是学期最后一天。

期末考最后一门是数学。


安安数学不好,一崩就能天崩地裂,唯二两次被考试气哭全都奉献给了数学,可贺可喜,虽然她的数学老师一直都教都特别好。

这点安安不能偏心,她得吹一波,她的数学老师穿衣服特别舒服,人也很负责。

不幸的是,琦小姐也不喜欢数学,她们都喜欢历史小美女老师。

但是琦小姐的历史比安安好一些。而且安安的地理。

一。塌。糊。涂。


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

明天考的是数学。


“好吧!明天你生日哎!肯定考的好嘛!是生日礼物呀!”

安安在睡前给琦小姐心理辅导:“好运喷雾数学加持!”

不知道琦小姐听进去了没有。

琦小姐先安安睡了,然后安安也睡了。

她忘了问问,要不要第一个看看十五岁的琦小姐。

要问问她,人间多值得。


其实还有人记得的。


琦小姐愁了好久祁先生放哪里去啊,那么大的地儿都不够。

最后想想要说蚊帐上,万一早上起来,昏头昏脑和一个庞然大物睁眼对视,是不是太碜人了。

祁先生还是睡在琦小姐床上,头靠头。


其实还有人记得的。

唯一没有睡的是祁先生。

安安在帮琦小姐拆祁先生眼睛上的透明胶保护膜时,觉得琦小姐大概会很喜欢很喜欢这双眼睛,浅棕色的,玻璃似的壳,和其他的巨熊玩偶不大一样。

安安得说,从她拙劣的比喻来讲,也许有那么一点点像琥珀。

当然,是低配版。


其实还有人记得的。

琦琦要告别十四岁了呀。

于是在那个大家都睡着了时候,祁先生知道,如果他这时候摁开安安的老年机,蓝莹莹的光里,空气中最小最小的粒子都会照出来了。

他知道屏幕上会大大的写好:2019.01.22  23.59

那是全都黑了的时候,他感觉一个很盛大很盛大的时代,在这个时候悄悄落幕了,没有观众,自顾自的走下去了。


他抓住了啊。

他抓住了十四的琦小姐。

他好想和琦小姐说。


我抓住你了啊。

那是琦小姐最好最好的十四岁啊。



「春天的原野里,你一個人正走著,對面走來一隻可愛的小熊,渾身的毛活像天鵝絨,眼睛圓鼓鼓的,它這麼對你說到:‘你好,小姐,和我一塊打滾玩好麼?’接著,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順著長滿三葉草的山坡咕嚕咕嚕滾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說棒不棒?」

「太棒了。」

「我就這麼喜歡你。」

                                   ——村上春树《挪威的森林》



所以安安早上还迷迷糊糊的时候,发现琦小姐也醒了。

“琦琦,生日快乐呀!”

安安是第一个见到十五岁的琦琦的人了呀。


                                                                                                2019.01.25


小城夏日


       “赖美云身着白背心趿着拖鞋,两个辫子乱糟糟也没抓好,双手搭在前边交换提着西瓜袋子,回来看见门下的蒋申,就开始笑。”

文/长安

/sing团粉cp呆七大法好
/全是口水文quq不适自行避雷

_1_
       夏天,潮湿的,带着点梅雨气息闷热的傍晚。
       蒋申在楼下单元门口望外看,眼着处都糊成了一幕幕淡黄色的滤镜,烟熠若书桌玻璃下压了很久褪色的拍立得。

       城中的老小区,铁闸门本都锈的厉害,嘎嘎呀呀大家进进出出也就听习惯。不知那个孝子上个春节来访,觉得刺耳难受改漆上了绿,晃眼成了一带居民楼里最特殊的哪一扇了。

       现在倒好,劣质的油漆受了潮,全浮了起来,硬一块软一块,手边一靠,指甲缝里尽是灰。
       蒋申撇了撇嘴,收回双手架在胸口,换了个重心,偏着头继续站着。

       她在等赖美云。

_2_
       下午时候,太阳把时间都烤变形了似的,昏昏沉沉催人迷糊,老式的白色吊扇吱吱嘎嘎的转,也吹不来多少风,徒只有其声。

       赖美云的午饭基本没动几下筷子,说是等会想睡觉。
       凉席上午刚刚整理妥当,蒋申拿毛巾还沾了点清水抹了一遍,依那边风干,赖美云说,这样要凉快的多。

        “那也吃点啊。”
        “要胖死了又不动。”

       蒋申拗不过去,只能默允,她自个坐在卧室小桌子旁,写写画画。
       有时也拉开一点窗帘缝,看外边一枝新鲜的绿爬上窗框来,也看楼下老树被阳光穿透,叶子跳着光,底下交测变化的树影婆娑斑驳,耳畔是被电扇声搅和在一起,不耐烦的知了。

       太阳最大的两点多钟,隔壁人家的空调外机轰隆隆在响,往外是一圈一圈的热气,转子一滴一滴旋出水儿来,有时候她努力伸手够得到,手指尖尖一点点湿,收回来湮湮,饶是有趣,一会儿也没了。

       往外边看久了,再回头,眼睛晃的厉害,盯着悬悬欲追的电扇叶片子——蒋申总那么觉得,好像浮着一层暗黄的腻色。

       这样一点点看完桌子柜子椅子和铅笔尖尖那不同的木头的时候,赖美云也是时候——迷糊的几乎没怎么动的起身,坐着,捂着毯子拢与腿上,眼帘抬起来一点点,半晌,转头看看蒋申,又开始发呆。

       “还看,时候都要吃晚饭了。”

_3_
       被冷落的蒸锅架在台上,望着旁边灶起的大火,最近一天都没动用过,本来晚饭也没食欲不打算了,可蒋申想想赖美云一天就一个早饭,也不好说,等她清醒一点,起身去搞点晚饭。

       打匀一个鸡蛋,蒋申给黄瓜切似儿,理好豆芽放去进,等着锅里的面沸腾了一会,拿出来盛放水池里凉。

       赖美云没闲坐在那里——早下去了,她一直这样,有时回来也捎两瓶橘子汁,放在手心有可凉,瓶身沁出细细的水纹,啜一口清香,喝完之后,大拇指和食指触在一起,砸吧两下还有点黏着。

       “没有个西瓜还叫夏天啊。”
       赖美云的至理名言。

_4_
       呼哧,那随手抓起来的两个小辫子,远远的蒋申看见,就好笑了,也不知道整理一下再出去。

       “四十几步小区门口的瓜店,没见的我要描眉点唇吧。”
       
       蒋申不和她吵——从来都不。她有点无奈的笑,接过赖美云的手上的袋子,悠悠摇摇上了楼。

        潮气给灰色的楼梯捻上一层,边角泛出青青调子,光的很,一个不小心,若不是后面赖美云搀着,蒋申手上,估计就没有一个完整的瓜了。

       关于晚饭,蒋申吃的淡些,只丢了一小撮盐,淋上几滴麻油两滴香醋,赖美云边吃边吐槽,这么养生有必要吗。

_5_
       晚饭后打开电视,是天气预报和焦点访谈,赖美云从来不关注这些,换来换去几个台之后,她也就把遥控器丢一边,低头整起手机。

       “还玩,瓜给分好了!”

       双手接过,青翠的一牙白皮红壤,更是没什么籽儿,自己挑的瓜,显摆的赖美云高高兴兴,十分来劲。

       推开窗子,揽上纱帘,已经过了蚊虫涌入的黄昏,没有太阳,好像就不显的那么闷了,刚送走的一场阵雨带来的丝丝凉意,挑扰这裸露的肌肤,悠闲惬意。
       是夏雨与人的温柔。

        一整个瓜怎么样两个人也吃不掉,趁着蒋申包起塑封膜,她从房间里抱出一个很厚的牛津高阶字典,很老的,大概是第六版的样子。蒋申问她怎么啦,赖美云又笑起来,两个梨涡旋起水花儿宛转。

        打开字典翻来倒去,赖美云把其中的一页摊开,推给她看。

        是小小的紫色的花瓣,因为失水大部分都掖成发白的黄色,脉络清晰枝枝展开。
       “紫藤呀?”

       捧起字典,蒋申想闻闻还没有花香,凑上去,只是一鼻子的旧漪被瀠虫腐蚀掉的时光。
   
_6_
       小城的夜空总密密匝匝堆满了星子,天空钴蓝的,隐隐有几个透亮的地方穿透的一点点窟窿,想起小姑娘脸上没摸晕的粉底,深深浅浅浅浅深深无数迷幻。

       早是睡觉时候了,万家灯火早灭了下去,只是午睡时候好像有点过了,赖美云并无睡意。
       想着外面设了防盗窗,赖美云打开对门的窗,希望这莹莹夏月可以毫无阻拦的泻下,能给蒋申带来一个美好的梦。

        “晚安,呆比。”
        “今天也要做一个很好的梦,最好天上某一颗星子能坠入我的梦里。”
        “是和你一样好看的星。”


公交


/sing团粉cp呆七短而无脑
/不是很满意免了罢
/大概以后不高兴一手删掉

文/长安

       也许是司机大叔没系安全带,也许是有人漏刷了公交卡,前边的计费气没完没聊的叫。
       不是高峰期,公交车上的座位多少刚好,不静不燥,听见前边迎园上的两个奶奶唠叨天气怎好。

       不冷,穿两件。

       被蒋申扯来做公交,说是上海公交便利一线线串联的哪里都可以到。街边闲逛时,灵光乍起,也没个规划随意上了迎面而来的公交车。

       呆比走到前边的路线图旁,倒是很认真的看了一会,大概思索接下来的路线。
       赖美云觉得悄悄的弧了唇角,趁着假期,讨了好久是让自己陪她回上海,结果去哪里玩也没想好。

       其实随便去看看淮海路去逛逛新天地就好了吧,鼎鼎大名,可呆比却不高兴。
       “那些地方你以后随便都会去啊,咱们不一样。”蒋申这样说。

       摇摇荡荡的,也没见她想出个所以然来,晃晃然,几缕鬓发挡住了眼角。
 
       赖美云离了座位,走向前车与其并排,“Debbie,所以,咱们的目的地到底是?”
       蒋申未答,轻抿了嘴。
       广播音里的女声又响起上海话:“请侬酿砸位子,柏需要帮组阁乘客。”赖美云自然是听不懂的,但有趣,一垂眼,转起舌头,叽里咕噜几个词也跟着模仿了一下。

        蒋申笑,笑小七转不来时蹩脚的发音,透着一股可爱劲。

        “没啊,感觉没什么好玩的。”她侧过脸,望向窗外,被窗框起的画面一祯祯划过,娇好的线条逆这光,边缘渲了点咖啡色。
       “要不咱们就坐到终点站好了。”

       “然后继续换一辆坐到终点站?”
       赖美云有点好笑,纠结思考这么久,蒋申调来选去只有这么个结果。

       “的俩小姑娘生阁老俏阁。”
       无聊间,她忽然发现原来两个老太太正对看着自己,悄悄的耳语到,大概是上海话。

       浅浅地,蒋申向老人微笑了一下,腼腆干净,赖美云也跟随,一笑便显出乖巧的梨涡,水灵灵的打转。
       担心着,赖美云怕后面座位被人占了,道几句,又回了座位。

       如何老了的自己,大概也会不会和她们一样,闲里和最亲切的邻家出来买菜搭上公交车,扯话不完的家常呢?
       守着Debbie的座位,赖美云这样想着。

       “呆比,给翻译一下两个奶奶的画呗?”
       蒋申似乎这么放弃了选着,坐回赖美云身旁,不接上句忽然听着一声,眉眼忽就绽开。
       这个小傻子。
       “说你长的好看呗,说姑娘我长的好看呗。”

       蒋申缓了缓,又打趣,“我放弃了咱就坐到公交站去玩吧,乱跑随缘吧,反正你这么大个人丢不了。”

       是咯,反正你丢不了。
       反正我姑娘长得好看。

       “反正公交车上也挺好。”赖美云轻轻在蒋申右耳吹了口气,故意地,她挨的很近,隐约看见呆比皮肤下丝丝蓝紫色的脉络,怪痒的。

        蒋申转过头,看见赖美云呀,悄悄向她眨眼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