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头老安是vegetables🥦🌽🥬🍆🥒🥕

lotr/猫箱/火影/vc/看看小镁铝/一点杂坑。

cp一锅乱炖 挤牙膏ooc




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位读过我文字的你。

潮湿银河

#能保证的是短和ooc

#v叔的性格太难了我写不来 毫无剧情絮絮叨叨

 

 

 

“而今则不应该了。”

 

 

*

莱格拉斯最后还是没有再回到过白城,甚至是人类最伟大之一的葬礼,这好像无情又好像过分多情,不朽的精灵亲历铁器金戈影惶惶千军万马何曾皱眉,然而很多很多年后他回忆起波罗莫的死,一种酸涩还是从喉咙颤到心底。

 

“My king.”

 

 

*

莫特森先生承认自己老得比想象中的快一点点,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的生活总是留得出空档来接纳这些小小的意料之外。偶尔的晚餐后花点时间慢慢的回忆,是神赐予老些的人格外恩赐,手指都冻得迟缓的冬夜,抽离的思绪永远都指向那些潮湿的黯黄色的自顾自的下午。

 

涩的,总叫人发困,那种时候他感觉自己手上有大把大把可以用来浪费的时间,都用来写信,很长很长乏味的同样叫人发困的信,软塌塌的信纸总是把每一个字母洇得格外绵长,墨色也浅,发绿,无聊的长信是老头子的专利,有谁会讨厌这种至死不渝浪漫的古板呢,我永远臣服于温柔。

 

也几次想再描绘出没有月亮的银厥森林,湿漉漉的水汽压得相机镜头迷迷糊糊,他用闪光代替月光,精灵的眼睛凉得要命,像一颗躺在月亮河上的冰珠子。

 

翘起尾巴得字母在这些潮湿的下午缠绕如密林藤蔓附依攀爬生长,呼出的气是无形细线扭在一起织成令人沉溺的新西兰的幻梦里。

 

然这些都是潮湿下午冗长的瞌睡,一首歌反反复复听得音符因来回扭动的倒退键变了声,拖得又细又长失去了原来湿漉漉的美感,总有一些时间人是过得不真切的。

 

文字这种不完整的容器所承载的意念是不完整的,相片也是,这些时空的切片永远记不住所有的潮湿的一遍又一遍在你耳边的我爱你,我十二万分的爱你。

 

等到再晚些,再晚些默片电影快放完的时候,人就清醒了。

温暖的火花从翘起的信纸角开始吞没起来从黑边再到跳动的卷起的红色的橙色的火焰,嘎吱嘎吱得读出没有署名没有收件人的文字,这火光好像把值得留恋的过去岁月照得透亮,一粒金色的火星给黑夜烫出了洞,烙在他的心间上。

 

 

*

迷雾山脉的暴风雪落在莱格拉斯眉间,再次走在千年前魔戒远征军一同走过的峭壁残垣上,那些布满荆棘坎坷伟大壮丽的善与恶、爱与死的史诗演化成传唱的游吟诗人们的歌,精灵的永恒不朽会让自己对生命也心不在焉了么。

 

再扭头看向阔静的夜空,银河好像哗啦一下落在他的心坎上。

 

 

 

 

end.

 

 

#灵感来自川端康城的《雪国》

#嘎吱跳动的焰火把他心中的银河烧断了 是想写出这种感觉

#我菜我还要嗑西皮我挤牙膏我ooc

#写这个的时候我爸和我妹在看春晚回放好违和啊

#最后 感谢所有点进来 所有热爱这两个人的你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