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头老安是vegetables🥦🌽🥬🍆🥒🥕

lotr/猫箱/火影/vc/看看小镁铝/一点杂坑。

cp一锅乱炖 挤牙膏ooc




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位读过我文字的你。

18年三月份填的表…


当时是海海老师发的?

很久很久以前拼过记姐81图搬过来

头发日益变厚变蓝。

H.O.M.E.家


/迟到的圣诞贺文嗯_
/是尤利小天使呐_

文/长安

所以是平安夜了呢。

我想和你说,
MERRY CHRISTMAS.

       H   home
       坐在后排,是靠窗的座位,车上并不空,巧的是自己身旁到没有人。
       因为都是结伴出行的吧,有人了还觉得尴尬。

       车厢里的光线不好,黯黯可见空中尘埃。
       好像是前面坏了盏灯。

       难得地,艾文没多考虑。

       老旧的车厢跌跌撞撞前行,她瞅见前边的一张路线图,聊胜于无的算起站点来。

       看着车窗,哈了口气上去,白蒙蒙的什么也看不见了。
       抬手,三条弧线,一个浅浅的笑脸。
        手套尖尖有点湿,但是她不太想褪下来,习惯了手套里的温度,外边总是冷。
       艾文托腮,偏着头,看着玻璃窗上的笑脸,直到消失不见。

       然后发现自己坐的很高,往下总是望见攒动的人头。

       后来的后来,只有她一个人下车的车站,路灯也只是做个摆设,和以前每次下来的样子一样。

       路很长,月亮凉,影子一点一点拉长,有一点一点缩回去。
       没有多余的声音。

       两旁住房隐隐传来菜香笑语,艾文低下头,看着自己新买的小靴子,有一搭没一搭的数着脚步。

       红灯,绿灯。红灯,绿灯。

       到家了啊。

       敲开门,看见草莓尤利戴着咖啡色的耳罩,毛线围巾拖下来很长,满满的抱着大袋零食。
       “是艾文啊!”

       一下子就觉得很暖和。

       忽然被大大地抱住,紧紧地脱不开,有点措手不及。
       眼睛啊笑成一条线,明媚明媚。

       “欢迎回家,我的小圣女啊。”

_End_

M.I.S.S.想念


/迟到的圣诞贺文_
/沙艾特别甜嗯_

文/长安

所以是平安夜了呢。

我想和你说,
MERRY CHRISTMAS.

       M   miss

       哈了口热气,白的明显。
       艾文习惯性地把手缩到袖子里。
       是平安夜了。

       来来往往的人群挤过街道,熙熙攘攘。
       等待着班车的到来,娇小的身影一下没在影子里。

       也不着急,艾文还往里面挤了挤。
       反正也暖和。

       各色呢子毛线蹭在一起,她瞅见前边一件大毛帽子,簌簌成边,想那种十年前留下的羽绒袍。
       还有老式的军绿色长大衣。

       霓虹灯火明媚,恍若长空,橘红跳动着,一星一星。
  
       就是,有点冷了。

       拉了拉绒帽,够不到耳朵,生生冻的通红。
       拽着衣角,想起早上有点迷糊,出门的时候外套还是是沙银准备的。

       他说今天会冷的吧。

       突然发现情侣还是很多,呀呀低语,你侬我侬。

       是一个没有雪的平安夜,但是风刮得如每一个冬季最平常的一天。
       留过衣底,哗哗作响。
       有最后一片的叶子,枯黄的,缓缓落下,一圈圈打着璇儿。
       艾文仰头,看着它的落下。

       “嘶…阿欠。”
       什么嘛,还是感冒了。

       摸索着兜里的餐巾纸,才发现口袋很大。
       找着自己的照片,莫名其妙又有点好笑。
       看见面巾上隐隐约约有行小字,她倒是好奇,一张张仔细玩玩。

       第一张,“艾文感冒了吧。”
       “是不是打喷嚏了?”第二张 。
       “听说打喷嚏是有人在想你。”

        这都什么啊,沙银。

        第四张。
        “所以我在想你啊,艾文。”

_End_

旧世蓝调


文/长安

*又一个毫无逻辑的臆想
*快吃安利去看猫箱
*记录官小姐姐真特别好

“Things may not be fair always.
That's when I'will be there always.
Not for just an hour.
And not for just an hour.
Not for just a year but always.”


       园木桌上的老收音机哑了声,也开着,兹兹响着显的尤其静了。
       时间淌过发间的隙碎,树影斑驳吐出依稀呓语,对着口型,默片的灰白里,仔细看不清,只是愈远去,零落在纷乱的思绪里。
       铁架子上的毛线拆开散着,星星垂下几分,指腹摩挲着隐约不若旧时质感。

       光与影的交错里。

       记录馆微垂眼帘,睫毛很长,散下一点晦涩。
       忽猛的抬头,见霞红欲黄昏,无意伸出手,所处不及。
       她看着指尖隐约微沁出的红。

       很轻很轻的笑了一下。


       那是很老很老的时候了。
       风一直在吹,不知从何而来,亦自有去处。
       蒲公英野泼泼一路开下去,记录官推着博士出了门。
       一浪一浪的纯白朦胧着了,往前眺不见尽头,微微起伏的波浪有点眩目,迷糊着漾在温柔的漩涡里了。

       沿着野径漫步许久,回头也往不见基地了。
       一思索,也不再往前。

       俯身,记录馆撷了朵蒲公英,呼出温温的气流,种子带着伞,上下飞扬着开始了旅行。
       小小的绒儿使得空气都柔和了,光霞灿烂,辨不清尘埃和蒲公英。
       转回头,她凝着博士,忽然发现博士鬓间星星。
       也许是种子吧。

       但是记录馆不可遏制的意识到,时间已经为博士染上岁月的痕迹。
       即使智慧如斯。
       然逃不过时间的。

       一刹那,记录馆知道。
       博士老了。


       蓝调很慢,悠长悠长开,陷入浅色忧郁的眸子里。
       留声机上的唱碟转了一圈又一圈,赶不上时间,散出黯黯锈意。沉沦,酿在冉冉古色的石柱里。

       记录官挽上了好看的髻,笑意暖暖。
       大厅里,蓝调一遍遍回荡。
       一步,再一步。
       搭上博士的肩,轻舞漪漪,忽发现,出乎意料地,步伐行云流水。
       似无视了博士的悄悄踮脚,记录馆不禁忍俊。
      
       博士的头发梳的整齐,精心理过的装束,掩不过岁月依稀,却别是风霜的凝重。
       记录官的眸子烁这柔泽,流光打着好看的漩儿。

        一个转身,四目相对。
        博士轻环住她的腰,忽就止步。

        记录官莞尔。
        很轻很轻的笑了一下。

        真好,她笑的依旧好看。

        一如当年。


“Things may not be fair always.
That's when I'will be there always.
Not for just an hour.
And not for just an hour.
Not for just a year but always.”

——The ink spot      Always

       
      

片段

旧世蓝调

文/长安

*又一个毫无逻辑的臆想
*记录官小姐姐真特别好
*快吃安利去看猫箱
*憋不出下文的残缺片段

        园木桌上的老收音机哑了声,也开着,兹兹响着显的尤其静了。

        时间淌过发间的隙碎,树影斑驳吐出依稀呓语,对着口型,默片的灰白里,仔细看不清,只是愈远去,零落在纷乱的思绪里。

        铁架子上的毛线拆开散着,星星垂下几分,指腹摩挲着隐约不若旧时质感。

        光与影的交错里。

        记录馆微垂眼帘,睫毛很长,散下一点晦涩。

        忽猛的抬头,见霞红欲黄昏,无意伸出手,所处不及。

        她看着指尖隐约微沁出的红。

        很轻很轻的笑了一下。

臆想

/向全世界强推猫箱反转
/乱七八糟的臆想
/幼儿园文笔不润色
/说不清是糖还是刀
/高举沙艾大旗不倒

文/长安

      路很长,艾文努力向前张望。
      什么也看不见。

       踏在锈迹斑驳的金属上发出的声音,在这个颓败陌生的水泥钢筋森林,可以荡到很远的地方。
       因为没有其他人。
       孔雀蓝的夜空没有一点生气,只有沉在底下隐隐约约的渣子,记录着曾经人类的足迹。
       寒气沁到骨子里,冷的厉害。

       只有艾文,和肩上的沙银。
       两个人了。
       
       沙银的状况很不好,他闭着眼,呼吸很轻,几乎没有了意识,残乱的衣服上血迹斑驳,是深褐色的,看上去时间很久了。
       艾文拖着昏迷的沙银,一绊一绊踉跄地向前走着,影子被一点点拉长,嵌进没有生气的夜色里。

       肩上……好沉。
       艾文半朦胧的张开眼,有点吃力,腿上却依旧无意识低走着。
       她怕一停下,就再也没有勇气走下去了。
       唇很干,蜕出了一层白色的嘴皮。
       她舔舔嘴唇,微微呢喃着,但是没有人听见 。

       太久了啊……有点,走不动了。
        “沙银,沙银。”
       艾文停下脚步,偏过头,像迷迷糊糊的呓语。
       没有回答。
        “沙银?”
       艾文有点急了,她将沙银放下,探了探他的情况,鼻息很虚,几乎捕捉不到。    
    
       艾文不再问了,她也没有这个精力了。
       这是,第几天了?
       一个人的肩上背负起昼夜轮换,一个人在这毫无人烟的废墟里,逃亡?
       不会有人的吧。
  
       其实也不算一个人。
       艾文想着,不知觉很轻的笑了一下。

       她深吸一口气,不及防脚一软就跌在地上,可是她站不起来了。
       艾文倦了,她太累了。
       她闭上眼帘,思索一番,像是突然下了死决心,咬下一层蜕下的嘴皮,使劲吮吸了一点可怜的血。
       明明知道的,这样力气会流失的。

       这样,会死的更快的吧?

       艾文没张开眼,索性休息一会儿好了,就一会儿,一会而已。

       恍恍惚惚之间,沙银凑到她耳边,呼了口气,艾文觉得耳朵一红,痒痒的。
       她迷迷瞪瞪的睁开眼,转头看他。
       沙银眨了眨眼,艾文发现他的睫毛很长,一根一根可以看的很清楚。
       沙银看她呆呆的,觉得好笑。

       “今天的艾文也很好看哦。”

        沙银笑的时候眼睛里有星星。
        艾文这样想着。

        很静。
        也许,是睡着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