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头老安是vegetables🥦🌽🥬🍆🥒🥕

lotr/猫箱/火影/vc/看看小镁铝/一点杂坑。

cp一锅乱炖 挤牙膏ooc




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位读过我文字的你。

很久很久以前拼过记姐81图搬过来

头发日益变厚变蓝。

旧世蓝调


文/长安

*又一个毫无逻辑的臆想
*快吃安利去看猫箱
*记录官小姐姐真特别好

“Things may not be fair always.
That's when I'will be there always.
Not for just an hour.
And not for just an hour.
Not for just a year but always.”


       园木桌上的老收音机哑了声,也开着,兹兹响着显的尤其静了。
       时间淌过发间的隙碎,树影斑驳吐出依稀呓语,对着口型,默片的灰白里,仔细看不清,只是愈远去,零落在纷乱的思绪里。
       铁架子上的毛线拆开散着,星星垂下几分,指腹摩挲着隐约不若旧时质感。

       光与影的交错里。

       记录馆微垂眼帘,睫毛很长,散下一点晦涩。
       忽猛的抬头,见霞红欲黄昏,无意伸出手,所处不及。
       她看着指尖隐约微沁出的红。

       很轻很轻的笑了一下。


       那是很老很老的时候了。
       风一直在吹,不知从何而来,亦自有去处。
       蒲公英野泼泼一路开下去,记录官推着博士出了门。
       一浪一浪的纯白朦胧着了,往前眺不见尽头,微微起伏的波浪有点眩目,迷糊着漾在温柔的漩涡里了。

       沿着野径漫步许久,回头也往不见基地了。
       一思索,也不再往前。

       俯身,记录馆撷了朵蒲公英,呼出温温的气流,种子带着伞,上下飞扬着开始了旅行。
       小小的绒儿使得空气都柔和了,光霞灿烂,辨不清尘埃和蒲公英。
       转回头,她凝着博士,忽然发现博士鬓间星星。
       也许是种子吧。

       但是记录馆不可遏制的意识到,时间已经为博士染上岁月的痕迹。
       即使智慧如斯。
       然逃不过时间的。

       一刹那,记录馆知道。
       博士老了。


       蓝调很慢,悠长悠长开,陷入浅色忧郁的眸子里。
       留声机上的唱碟转了一圈又一圈,赶不上时间,散出黯黯锈意。沉沦,酿在冉冉古色的石柱里。

       记录官挽上了好看的髻,笑意暖暖。
       大厅里,蓝调一遍遍回荡。
       一步,再一步。
       搭上博士的肩,轻舞漪漪,忽发现,出乎意料地,步伐行云流水。
       似无视了博士的悄悄踮脚,记录馆不禁忍俊。
      
       博士的头发梳的整齐,精心理过的装束,掩不过岁月依稀,却别是风霜的凝重。
       记录官的眸子烁这柔泽,流光打着好看的漩儿。

        一个转身,四目相对。
        博士轻环住她的腰,忽就止步。

        记录官莞尔。
        很轻很轻的笑了一下。

        真好,她笑的依旧好看。

        一如当年。


“Things may not be fair always.
That's when I'will be there always.
Not for just an hour.
And not for just an hour.
Not for just a year but always.”

——The ink spot      Always

       
      

片段

旧世蓝调

文/长安

*又一个毫无逻辑的臆想
*记录官小姐姐真特别好
*快吃安利去看猫箱
*憋不出下文的残缺片段

        园木桌上的老收音机哑了声,也开着,兹兹响着显的尤其静了。

        时间淌过发间的隙碎,树影斑驳吐出依稀呓语,对着口型,默片的灰白里,仔细看不清,只是愈远去,零落在纷乱的思绪里。

        铁架子上的毛线拆开散着,星星垂下几分,指腹摩挲着隐约不若旧时质感。

        光与影的交错里。

        记录馆微垂眼帘,睫毛很长,散下一点晦涩。

        忽猛的抬头,见霞红欲黄昏,无意伸出手,所处不及。

        她看着指尖隐约微沁出的红。

        很轻很轻的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