秃头老安是vegetables🥦🌽🥬🍆🥒🥕

lotr/猫箱/火影/vc/看看小镁铝/一点杂坑。

cp一锅乱炖 挤牙膏ooc




非常非常感谢每一位读过我文字的你。

\/うたかた花火\/




“我在这里。”

“我知道。”




想了想还是发上来了。

也没什么东西就是想说他们真的好。


头发

    “南宫婳在玻璃窗前立了会儿,又继续向前走,很有点掉眼泪的味道,可是已经到家了。”

                                                                         ——张爱玲《散戏》


/主鸣樱有轻微佐樱鸣雏
/cp宇智波樱×漩涡鸣人洁癖请避雷
/嗯我心疼这俩


文/长安


_1_
      冬天的时候,宇智波樱的头发已经很长了。
      松松的挽在脑后,粉红还是浅绿的丝带?


_2_
      莎拉的眼镜应该换新了吧,还是红框吧?
      天天也好久没见着,丫头不知怎么想着自己终身大事,还是留点心好。
      花店好像进了新,井野猪那,去坐坐好了,想想佐井小时候就和小井阵一般模样,倒是很好玩。

      难得的年假,姑娘伏在案头,计划着最近的打算。
      放空下来,已经好久没有这样思索自己的日常了,琐琐碎碎难以记起,放笔,忆起,又拿起。
      不知何措,好像脑中紧绷的弦一旦卸下就特别容易累,有点无所适从的慌。

      夜很深了,莎拉早已睡去。
      窗外也没有多少明亮了,偶尔一星,寥寥跳动着,庸庸碌碌的倦,也乏了。

      眼皮有点重,懒得关灯,她趴下来,窗中迷糊映出自己的影子,睫毛散下来,迷蒙着有点遮着视线。
      数着挂钟滴答、滴答,僵着一会,相同的声音被无数次回还,徘旋,放大,往后越觉得快,赶前赶后糊在一起。

      隔着铁丝窗的夜景并不好看,像上个世纪的老电视一道道勒出痕来,匀着昏昏沉沉腥气的锈意散出渣子似支离破碎的一点光来。

      百豪的碧涩在窗中沁出黯黯的紫,留意到飘下的碎发,想起以前,好像也是这样的长发,好像曾有人,夸她宽额头的好看。

      是好早好早的时候吧,就和现时莎拉一般年纪。
      那喜欢佐助君,也真是好久了吧。
      因为那井野猪跟自己讲过不知哪里传出的闲话,说是佐助君喜欢长发。
      明知乱七八糟的不可信,私底下又执意当了真,悄悄注意起头发来,百般思索着佐助君啊佐助君,期盼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回想那些少女时代小小的心事啊,总能酿出一点笑意噙在嘴角,那样的卑微落到心底,却从尘埃里开除花儿来。

      那时候的佐助君啊,总是偏头,抿着嘴,老爱把手架在桌子上,冷冷的表情,其实每次都会考虑到那么多,是很温柔的人吧。

      哦,还有傻鸣人,莽莽撞撞迷迷糊糊,运气倒是很好。
      想起三言不过一个拳头的日子,宇智波樱不禁发笑。

      是年轻的我们,意气风发,心怀最远大的梦想,永远那么自信而坚定的笑着,是最灿烂最耀眼的光。
      总那么倔,有用不完的精力,不撞南墙,就不会懂得回头。

      其实是撞了南墙也不甘回头的吧。

      是吧,鸣人?

      也有几个人相信吊车尾的火影梦呢?
      似乎是遥不可及的荒谬,记忆里的金发少年笑的明艳,影叠相照间,一时和那身七代目的袍子重了踪迹。

      上次看见那发卡玲珑小巧,让莎拉捎上带给向日葵去。
      两个小家伙跳跳嚷嚷也不知道雏田忙不过来,鸣人毛毛躁躁到头就睡也不会体谅。

      也真是快。

      枝头暖樱开了又败,身后春野家的一圈白色淌在时间里,悠悠褪成了团扇。
       
      漩涡雏田啊奈良手鞠,一个个拼出,冠上姓氏一时还真是有点陌生 。

      还有,“七代目大人”。

      也很久没见鸣人了吧。


_3_
      上一次还是秋天了。

      很好的天气多了几缕云,被夕阳渲上金边,微微凉意的风吹着赶着散不开,也看不出是什么形状,就觉得很好玩。
      余晖很好,投出枯枝的样子,已经没有多少叶儿了。

      想起她读过的一首诗,走进很深很深的秋天里。

      鸣人看见樱的头发染上浅浅边缘,才发现已经及腰了。
    “小樱的头发很长了啊。”

      樱一愣,眉眼弯弯:“也快啊,平时没怎么留心,不知觉的长了。”
      唇角轻弧越发映着印堂一点绚兮动人,睫帘有稀碎的阳光揉进其间,溅出婉转的流光。

      真好,笑的依旧好看。
      好看的让鸣人想起十几年前的印象里,春野家笑笑说说,吵吵着有说不尽的嫌弃和担心的小女孩。
      还是那时候。

      看见了吗,年少的自己。
      是不是都长成的自己心心念念所期盼的模样。

_4_
      一点月牙牙,没有风的晚上,败叶剪影中起来疏星。
      看那泻下的白玉清晖,总与夕阳满山时的斑驳树影有所不同。  

      平时没有散步的习惯,风风火火一天的事务,和莎拉也顾不上几次话。
      宇智波樱突然有点愧疚。

      好像没有留意她还是不是喜欢红色,没能与她好好地共度早餐,也没有认真的好好沟通过。
      以为,以为,又犯了“我以为”的错误。

      漫无目的地消夜,毫无计划总会显写漫长。
      踱步,徘徊,走进离开盏盏路灯投下的光,一方又一方,偶尔也有坏的那几盏。

      然后,然后就遇上了鸣人。

      抬头,远远地看见挥手,真是高了很多,月色映出小小的眼神,蓝的纯澈。

    “Sakura—chan!”
      真傻,樱不由发笑。

      恰似少年时。

    “哎,鸣人!”樱回应着,一边小跑起来。  “今天下班的早吗,回家也不会绕道吧。”

    “嗯……哈哈哈樱酱其实我还没有下班……”鸣人有些局促,像偷吃东西的小孩被抓了正着——支支吾吾,又一下察觉,说的有什么不对。

      反正啊……好像也是真的啊,也释然,干脆大方对上樱的目光,笑眼一线明媚。

    “都年假了,”她略显嗔怪,“也不知道早点回去。”
      鸣人挠挠头,略显倦意:“每次完工的时候差不多都睡了吧,也没什么俩样。”

      傻子。
    “雏田还在家里等呢。”

      雏田每天的晚餐都会留你一份,每次等你回来才会睡啊,你看见过,她知道你加班之后的欲言又止吧。
      你明明看见了啊。

    “先回家吧。”
      樱还不适应落下的碎发,有意无意,它们总会遮挡住自己的视线。
      玩笑似的,轻轻给鸣人背后一锤,“以后听见了没!”

      想着雏田一点。


_5_
      一个人走在路上。
      一辈子都在路上。
       
      她起自己曾也踏上过这条野径,应该是很多年以前的夏日祭。
      在意着自己头发梳得是不是精巧,衣服合不合身,和鸣人以前,看烟火绚烂着朵朵绽出花儿,落下一点星子来。
       
      那时候树影还浓密,私语交错,暗色清影,能听见婆娑的叶浪悉悉梭梭,凑上两个人脚踏的声音。
      宇智波樱忆起从前,很多很多的事情,总是很高兴啊。

      夜晚大概要过完了,樱也并不觉得冷。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有很多很多的思念可以诉说。


_6_   
      只是啊。
      头发,应要是剪了。

      宇智波樱这样想着。